安茶笺♡

我是小公举我超甜♡

【方王】禁止早恋

忙到飞起。
两个幼儿园小朋友的恋爱bu
大概是第六赛季的时间线

  王杰希觉得方士谦今天又犯病了。

  他的副队长现在宛如一只愚蠢的土拨鼠,整个人面对他的时候充满了难以描述的生气和愤怒,训练的时候虽然没出什么纰漏,但是王杰希总感觉自己稍微碰一下这个莫名其妙的气球,对方就会跟个定时炸弹一样瞬间爆炸。

  几天不收拾你还越来越膨胀了是吧?

  魔术师冷酷无情地瞥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气得跟河豚一样的治疗之神,脑子里没忍住过了一百遍《如何打爆我那愚蠢的副队长的狗头》。

  于是端起水杯的王杰希给凑过来瞪自己的方士谦喂了口水还揉了把对方的脑袋顺了把毛:“到底怎么了?”

  想象与现实的差别总是令人...

【方王】追根究底

我活着从墨者写作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杰希坐在沙发上看书的时候方士谦才嘴里叼着支牙刷从卧室里走出来。
  他们的作息时间很少错开,尤其假期早起的时候——闹钟象征性地定着,往往会被先醒的方士谦给摁掉,等王杰希生物钟到点醒过来准备起床,又被明明早就醒了还死活赖着的方士谦给搂着腰拖回被子里睡个回笼觉。
  今天早上王杰希是活生生被闹钟吵醒的,他闭着眼睛一边抽出精神去思考为什么方士谦都没醒,一边在床头摸来摸去才勉强关掉了闹钟。等他从床上坐起来,习惯性地等着一双手从被子里伸出来,结果平时一大早就能折腾的方士谦睡得意外安稳,完全不知道对象就等着自己拉着他再睡一会儿。彻底清醒了王杰希...

【方王】不可控(十五)

对不起我是真的浪得没边儿了(

  在古老愚昧的传说里,圣职系天生就是和神明最接近的存在,拥有治愈能力的牧师和药剂师更是被寄予了在足够强大之时能够同神祗交流的希望。
  只是神明可能不会愿意跟一个对自己毫无兴趣的牧师或者药剂师有什么沟通。睡醒了的小牧师把脑袋支起来,顺便擦了下嘴角的口水,确定自己摊开的圣经没有被什么诡异的液体打湿后,方士谦理直气壮地打了个呵欠。
  很想转头瞅一眼这个不靠谱的前辈的张新杰控制住了自己,然后努力把所有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面前的书本上。
  方士谦没那么听话,他根本不在意所谓的老师究竟在教导他什么,睡醒了后精力充沛的孩子推开面前摆放的书籍,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从椅子上跳下...

【伽小】我也曾在你眼中见过鲜花盛开

  Careful.
  C-a-r-e-f-u-l.
  他下意识地念了一次自己的名字,连带着艰涩的音节停顿一起,唇齿摩擦间缱绻出的铁锈味浸泡得舌根都开始发苦,那些带着不知名的疼痛的滋味逐渐麻痹了本就不清醒的大脑,以至于好不容易凝聚起的意识又开始涣散,连指尖处因为疼痛下意识的抽搐都渐渐停了下来。
  Kalo.
  K-a-l-o.
  像是有人在他的耳边喊。
  又似乎是他自己的声音。
  在彻底失去意识前他像是看见了有零碎的数据点在自己眼前宛若烟花般炸裂开,连带着血脉里沉睡着的莫名情愫都在那一刹那生根发芽。他努力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方才沉寂下去的铁锈味又在口腔内缠绕着勾起了几许勉强能算作...

【伽小】逐个攻破

*我没爬坑,真的
*我只是懒
*太太们再爱我一次

  花心有一个秘密。
  在他除了热衷于欣赏并赞美自己的英俊帅气之外,某一天他一不小心点进了一个洋溢着粉红色的论坛,新世界的大门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坚信着“主角心志坚定不同凡人”然后打开了那扇门,结果一失足成千古恨,猝不及防跌进磕CP的深渊日渐消瘦无法自拔。
  这件事一定不能让甜心发现,花心拉开椅子坐下,慢慢打开了那本神秘而神圣的书籍,不然她一定会丢了我的面膜断了我的网线。
  世界上除了自己之外最美好的是什么呢,花心刷着手机试图控制自己的诡异的微笑,刚好伽罗和小心从外面回来,小心一边站在门口换鞋一边给花心打招呼。沉迷CP无法自拔的花心原本不...

【方王】我还记得你的名字

*是很久以前就想写的傻白甜
*超委屈的谦谦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森莫疯狂屏蔽我

  下雨的时候王杰希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匆匆收起了那堆乱七八糟、看似准备充分却并没有任何用处的器械组件,有一时间犹豫能不能趁着这个机会丢掉这些除了影响自己心情就再也没有别的用处的看起来就好贵的东西。
  好贵的,据说值好多个金币。
  王杰希一边叹气一边心疼,然后毫不留情地把那些值好多个金币的玩意儿扔了个干干净净。
  反正又不是我出的钱。
  等他进去那个勉强可以避雨的地方的时候身上的斗篷已经湿得差不多了。魔法师大人不得不摘下斗篷,顺便打了个火,一边取暖一边试图把湿透了的斗篷给烘干。王杰希坐在一块还算平整的石头...

【方王】傻狍子


  1.

  王杰希做了一个噩梦。
  他梦见一大群长得一模一样的狍子绕着他跑圈儿,每只狍子的表情还都不一样——从愤怒的到委屈的,还有气呼呼的和高兴得尾巴毛都炸了的,甚至有眼神亮亮的想要冲他撒娇的。
  虽然王杰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能看懂一群狍子的表情,但这显然不是最重要的。
  那群狍子用着方士谦的声音呜哩哇啦地冲着他开始把持着不同的语气不同的腔调喊:“杰希!王杰希!王杰希!杰希!杰希——”
  王杰希瞬间就被吓醒了。
  从梦中惊醒的王杰希身心俱疲地躺在床上抬起手用手臂挡了下眼睛,在他把手臂拿开的那一瞬间,他的视线里出现了方士谦那张仿佛独守空房多年的怨恨又恼怒的脸。
  方士谦似乎完全没...

【方王】我要把你摁在墙上亲

*放假刚好赶上杰希生日!!!
*灵魂互换的老梗
*时间线直接拉到世邀赛前
*是很委屈的谦谦了

  在B市集中封闭训练结束后的第二天,王杰希就有预感剩下的几天自己估计要完,要么是跟带孩子一样去盯着那些放飞自我浪到腰断的队友,要么就是……王杰希在叶修和喻文州不忍直视的目光里镇定地接受了来自前前副队爱的拥抱。
  果然,王杰希想,要么就是盯着突然回来的这个防止他浪到自己腰断。
  “我真的觉得,”喻文州感慨,“方神在杰希面前跟个炸弹一样,时不时折腾一把比少天和孙翔还刺激。”叶修神色复杂:“问题的关键是,王杰希怀里搂着的这个炸弹,他的波及范围有点大。”
  方士谦隔着门板搂着王杰希朝敲门叫自己对象出去领路...

【方王】满天都是小心心

*系统提示:治疗之神向你发射了一颗心
系统再提示:治疗之神向你发射了一堆心
*lof回到旧版之后简直神清气爽!!!
*端午可以回家啦!快乐!

  最开始发现方士谦有问题了的是王杰希。
  起因是方士谦拒绝了和他一起吃早餐。
  “你真不去?”王杰希一边拿挂钩上的外套一边问缩在被子里的那个人。方士谦又把被子往上拉了点儿,藏被子里闷闷道:“我不去。”
  王杰希在原地站了两秒,总觉得哪儿不太对,走过去直接拽着被子要掀开,一晚上过后仿佛见光死的方士谦玩儿命地抓着被子往下扯,如果时间线再往前推那么几个赛季,王杰希指不定以为他是多不想看见自己的脸。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的王杰希扯不过他,干脆更换战略松了手,意味深...

【伽小】吟游诗人与小王子

*我真的有在干活!
*但是lof的排版剥夺了我干活的动力
*不是高考完了吗太太们呢
*试图把自己的脑回路掰正常点

  “你或许需要一把竖琴,”女巫看着有些好奇地逗着小猫头鹰的吟游诗人有点遗憾地说,“不过可惜我这里不是杂货店。”
  雪白的猫头鹰被伽罗顺毛顺到舒坦得一副毛都要炸开了的模样,他转头笑吟吟地去看甜心:“我听说海底藏着爱神丢失的金色竖琴,和你戴着的鲛人泪同样是人鱼的宝藏,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真假也不重要吧,难道你们唱歌还需要考虑真假吗,”甜心沉吟片刻,回忆了下伽罗最常提及的赞颂辞,“像你口中帝国的小战士,怎么会拥有独自战胜五只恶龙的能力,不过说起来,你是他的信徒吗?”
  伽罗松开...

【方王】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谣言止于杰希bu
*lof再屏蔽我我要打他了!!!
*很少方王的方王
*时间线五赛季

  当方士谦刚刚回酒店就被张佳乐和黄少天一左一右架着胳膊按在椅子上时,他的第一反应是到底是张佳乐知道藏好的鲜花饼是被自己偷吃还顺便投喂给王杰希了,还是黄少天知道那天在蓝溪阁抢boss的时候背后放冷箭的不是叶修而是他和王杰希了。
  “方士谦!”张佳乐拍着桌子大声嚷嚷,“你心里还有没有我了!你竟然瞒我们这件事瞒了这么久!”
  我靠,方士谦心底一惊,他扫视了一圈目光深沉冷漠死盯着自己的这几个人,没忍住倒抽了口冷气,难道是他们发现自己手机通讯录里给他们的头像全是还珠格格里的人名了吗。
  本着死鸭子嘴硬的原则,方士...

【方王】不可控(十四)

*lof更新后排版真的好难受呜
*他又说我有敏感词!!!
*我到底怎么了我明明只是个宝宝嘤

  “我听说新来的那个是牧师?”
  王杰希问方士谦,说话时还把方士谦带给他的书翻了个页,得到一句低低的回应后才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合上手里的书,从椅子上跳下去,在方士谦警惕的眼神里爬到自己床上去拽那件白色的披风。
  “你干嘛!”方士谦直觉不好,下意识就要从床上爬起来溜掉。
  在象牙塔里娇生惯养长大的小孩儿明显比不上小魔法师的实战经验,两个孩子在床上滚成一团,最后由王杰希以绝对性的优势把方士谦按死在了硬得硌人的床板上。
  要换平时方士谦还有心思嘲笑一下对方的大小眼,现在本身就心虚的他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

对不起我憋不住了我一定要吐槽一下

我特么到底是在哪儿看见的

谦谦逮着杰希喊小队长就算了

打错字嚷嚷杰西我也假装看不见忍了

但是喊眼儿到底是个森莫操作


谦谦:眼儿,我不光爱你的大眼儿,还爱你的小眼儿


这样吗


【方王】黄少天决定让自己的黑名单里多出三个混账

*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时间线第七赛季
*一顿火锅引发的惨案
*药庙友情向
*少天扬言你们将会失去你们的天

  “这是第几次了?”喻文州问王杰希这句话的时候方士谦刚刚才爆手速从黄少天筷子底下抢了片肉出来。
  方士谦看了王杰希干干净净的碗底半天,颇为不甘心地把刚刚抢到的食丢进王杰希碗里再捞了勺子菜丢进去,插嘴问了句:“什么第几次?”
  趁着那两人聊天没注意,黄少天站起来就要从王杰希碗里抢东西,结果被警觉的方士谦一筷子给抽开。
  “蓝雨是在虐待你吗黄少天?”反应过来的王杰希跟着抽了他一筷子,并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碗挪到了他的作案范围之外。涉嫌虐待队员的蓝雨队长看着另外三个人都觉得自己脑仁儿疼,深...

【方王】缉拿归案

*妖怪谦谦X捉妖师杰希

*努力挣扎一下稳定我方王墙头
*西王母真的是个男人……
*lof总是屏蔽我我要用行动告诉他我绝不认输!!!

  王杰希,新世纪的五好青年,有执照经营的捉妖师,被一只不知死活的妖精给缠上了。
  各种意义上的缠。
  他才处理完一个案子,大冬天的就想赶回家喝杯咖啡,敏锐的感官使他下意识地往后一退,刚好就是退的那一步,一条缩小得跟蛇差不多的龙妖不知道从哪儿掉下来,啪地一声摔在地上听得王杰希都替他疼。
  这年头竟然还有成了妖的龙。王杰希感慨了一句,垂下的眉眼敛去眼底的神色,他摩挲了一下腰间的白玉铃铛,不动声色地抬脚,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一样直接从生命垂危的龙妖身上跨了过去。
  ...

【伽小】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又名#我家主子总想谋杀我#
*上次写了狼伽这次写猫小
*想看高贵优雅矜持安静的黑猫小的真的可以点叉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妖魔鬼怪
*为森莫太太们最近都没产粮!我要嘤嘤嘤了!

  由于是假期,伽罗心安理得地关掉了闹钟睡死在了床上。
  然后活生生被家里的猫咪给压醒了。
  在窒息的前一秒,伽罗努力挣扎着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他原本想把蹲在自己胸口上的小心给抱开,但是架不住实在太困昏昏欲睡,抬起的手落在小心的头顶又变成了顺毛。
  只是下一刻他就后悔了。
  被顺毛顺舒坦了的主子遵从本能温顺乖巧地“喵”了声,然后心安理得冷静镇定地换了个姿势,全然不顾伽罗会不会被自己压得半死不活,堂而皇之地趴在了伽罗身上...

【方王】对方不想承认这段姻缘并用红线勒死了你

*内容有病别看了……
*又名#戏精的巅峰对决#(?)
*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
*骰子杀我

   方士谦想,他一定是脑子里进了张佳乐的零食才会答应和这三个混账在开学报道前来KTV。
   “伤不起真的伤不起!”张佳乐举着话筒喊得淋漓尽致声嘶力竭。
  “张佳乐你住口!”
  “驮着唐三藏跟着仨徒弟!”
  “我告诉你张佳乐!就算你把天都喊塌了以后你该第二还是得第二!”
  这句话给张佳乐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威胁,他转过头愤怒地看着拿捏住自己命脉的方士谦,本着“你让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的原则,又把话筒的音量调大了一点怒指对方的薄情寡义忘恩负义:“良心有没有你的良心狗叼走!”
  方士谦痛苦不堪地转头去看林敬言...

【方王】预料之外

*好累好困赶不上520只有踩521的末班车
*南北组粮食    非原著向
*我真的好困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把方士谦打成姜二妞了(?
*bug就……bug吧,卡卡bug更健康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苦口婆心全都喂了狗。
  他现在在的这家咖啡屋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由于导师不按常理出牌并且自己也没有可以约会的对象的他们现在只有大晚上坐在咖啡馆里喝着咖啡敲论文。
  为了表明自己的悲愤欲绝,黄少天愤怒地、啪地一声把搁自己大腿上的笔记本给合上了,他这个动作并没有惊醒隔壁桌发誓要远离他们的王杰希,反而使得坐在自己对面昏昏欲睡的喻文州垂死病中惊坐起。
  虽然在论文答辩上一向质量领先,但...

【花+小】深夜会谈

*花+小粮食向
*带伽小cp向
*一个“由于你导致我弟弟不让我好好睡觉那么你也别想好好睡觉”的花花
*太太们最近不产粮我要嘤嘤了

  花心现在只想剁了自己给小心开门的手。
  现在是凌晨三点。花心困得眼睛都睁不开直打呵欠,他一边拨弄着甜心不知出于各种心思送他的那个粉粉嫩嫩的闹钟,一边近乎绝望地看着盘腿坐在自己床上抱着自己的枕头一脸认真严肃的小心。
  大半晚上被弟弟从床上拎起来的花心已经无暇顾及自己现在的发型究竟是何等放荡不羁爱自由,他现在不想照镜子不想敷面膜也不想赞美自己的英俊帅气,唯一记着的就只是“熬夜容易长痘”这件可怕的事情。花心没忍住又打了个呵欠,擦了眼泪后撑起身子抬手压住小心的肩膀:“乖...

【方王】今天的张佳乐也想报警

*谦谦和杰希真可爱想——
*带了乐乐玩儿
*cp只有方王啦

  我以后再掺和这两口子的事我就是个傻子。
  扒拉着门框目送方士谦高高兴兴地冲出去并把王杰希的房间门砸得砰砰响后,张佳乐面无表情地在内心这样警告自己。
  这段在集训与世邀赛之间的调整休息期,刚好给了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治疗之神远渡太平洋堂而皇之地通过找对象谈情说爱以达到辣别人的眼睛的阴险目的的可乘之机。
  而他,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张佳乐,成了第一个受害者。
  “我都这么久没见他了!”上飞机前的方士谦在电话那头反驳张佳乐质疑自己的重色轻友。
  “方士谦你给我少来这套,”那时候张佳乐正盘腿坐在床上摆着笔记本刷网页,他嘴里叼着根棒棒糖把...

【方王】不可控(十三)

惊醒诈尸
快被鸭鸭催到窒息了
忘了剧情了我
啊,谦谦,想——

  “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方士谦有点感慨又有些怀念道,当然王杰希认为如果他没有在送走那群人后又按着自己咬的话,他这副表情会更有说服力,“不过我替杰希记着的!” 
  王杰希有点羞恼又颇为无奈纵容地抿了抿还带着牙印的唇角。 
  这个世界上总有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那里连接起地狱与人间,无法被探知的从深渊爬出的魔鬼们囚禁起被上天祝福的孩子,并妄想着掌控他们的一切接着掌控整片大陆。 
  方士谦趴在高塔的窗台上,手里拿着一把小刻刀,看着下面被带进这块地域的一个小魔法师在大理石上又刻了一道痕迹。 
  他抬起手有所...

【方+蔡】茶里有糖

*非cp向的互动!
*每天都要去副本偷窥美人哥哥的大腿
*点香阁的新机制让我看见了严打严查下网易强烈深刻的求生欲
*他们真可爱

  蔡居诚一度以为元宵期间被不知道多少人堵着喂各种口味的元宵已经够恶心的了,但是他没想过更恶心的还在后面。
  沈袖接手点香阁后他反而还没那么敢作妖,而他同样一点也不想知道天机楼又在搞什么幺蛾子,曾经抱着各种宝石萃玉木芙蓉甚至锦鲤来找自己的师弟师妹们的日常变成了每天端着十几盘几十盘各种吃的到他面前——让自己看着他们对着体重表吃。
  “蔡师兄不是我们不爱你,”华山少侠一边娇羞垂眸嘻嘻嘻一边往自己嘴里添糖醋排骨,“是某种东西的存在不让我们喂你吃。”
  是邱居新派他们来羞辱...

【方王】胡作非为

*是之前卡了很久的存稿
*时间线是明星赛虽然这个时间线似乎没有什么用
*“如果谦谦还在的话”真的是一个让人骄傲又悲伤的假设
*跨越太平洋的爱情♂

  王杰希接到方士谦的电话时是有点意外的。
  他和高英杰那一场打得太辛苦,后辈即便是得到了自己的称赞与肯定也有些激动又惶恐地留在原地,高英杰下场后看样子是想追上自己说什么,结果被袁柏清带着一队人呼啦啦地拥了过去拖走了。
  柏清似乎很有某个人当年的样子。王杰希在休息室里一边接水一边想,想着想着又没忍住笑了笑。 不过方士谦当初可凶多了。
  他刚刚接手王不留行和微草队长的时候,方士谦一天到晚上房揭瓦胡作非为,连伸脚抢菜这样的蠢事都能干出来,就差在训练的时...

【伽小】见鬼

找回了动力啊!他们真是温柔……
垂死病中惊坐起。

  小心有一个分不清真假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只有伽罗知道。
  “我能看见鬼。”
  被搭档揉乱了头发的小孩儿靠在浴室门口说这话的时候,伽罗正站在洗漱台前面认真刷牙。认真到他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小心是在说什么,直到伽罗联系了一下他们之前的对话,伽罗差点儿把牙刷戳进自己喉咙。
  好怕明天桃子姐姐播报的新闻头条是《当今战神意外陨落,致死凶器竟是一支牙刷》。
  在那一瞬间,伽罗觉得要么是自己的听力系统出了问题,要么是搭档的起床方式不对劲,两相比较之下,他选择怀疑自己的起床方式有问题。
  然而还没等上将开始怀疑自己,小守护者又笃定地强调了一次:“真的...

【伽小】我真的不是哈士奇!

*兽化预警
*狼伽x人小注意避雷
*避雷!!!

  小心第一次把伽罗捡回家的时候,他刚刚和宅博士的腰一样高。
  哈士奇的犬科品种,在小孩子当中似乎也是极受欢迎的。
  然而毕竟是个小孩儿,容易心软是真的,缺少生活常识也是真的 ——这是宅博士在听说小心捡了只哈士奇的小狗崽回家后急匆匆地赶过去、却发觉自己家最小的那个孩子手里抱着一只狼崽子后的唯一想法。
  尤其是在看见那只狼崽子竟然在咬小心的手后宅博士的心脏病都快要被吓出来了。
  身为一个典型的操碎了心的老父亲,博士直接跨过去把伽罗从小心怀里给拖了出来,看清小心的手指上只有一圈浅浅的牙印后才稍微松了口气,小孩儿抬眼疑惑不解地看着他,他琢磨了一下措...

【方王】天使与魔法师的信仰垄断

*又困又想写方王
*不知道是什么pa
*开放结局
*谦谦不管怎么样都是杰希的人!大声嚷嚷

  “我需要一个解释。”方士谦说。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头顶的光环像是为了证明他的不开心仿佛灯泡般闪了两下,洁白的羽翼张开后修长有力,目前的唯一作用就是防止被他摁在墙上的魔法师逃跑。
  王杰希本人丝毫没有想溜掉的打算,而按照目前的情况按理说应该是他把方士谦摁在墙上表明自己需要一个解释,虽然那个所谓的解释对他而言可有可无,但他完全可以通过这样撬开方士谦的嘴,却没想过对方下手比他还快,转眼就把自己给摁实了。
  哪来那么理直气壮。帝国的大魔法师阁下突然就有点生气,他挣开方士谦钳制住自己的左手手腕,贴着方士谦的脸...

【邪+小】枪支玫瑰

*粮食向非cp←强调
*日常向
*『轻狂放肆博取关注的狼崽子&学着包容坏孩子的孩子』没人肯了解一下吗!!!
*饿到自割腿肉,难过
*邪恶真可爱,想……(ry

  小心把手搭上公寓的门柄的同时,极好的听力让他无比清晰地察觉到了大概是从厨房的位置传出的巨大的爆炸声。
  他感觉到了久违的头疼。
  “没事吧。”小心把脱下的外套搭在门口的衣挂上,走进厨房去看正拿着毛巾擦脸的邪恶,也没问分身怎么想着出来了——他才从一场会议上退下来,这个孩子长大后被调入了军部高层,机密性使得他在工作期间连宅家都回不得,由于能力的特殊性,几乎每场任务会议都会由相关人员暂时性地取下他的分身系统。
  邪恶有些狼狈地抹了把...

【方王】不可控(十二)

*越来越放飞了
*脑壳疼
*谦谦这么可爱,怎么还不上了杰希
*今天也是想看方王的一天呢

  当你愿意踏足某个古老的、早已覆灭的公国的土地之上,去翻阅关于它的隐秘尘封的历史,会发现在那么久以前,心比天高的人类妄图通过创造出神祗来掌控这片大陆。
  “杰希你看,”方士谦摊开地图,“以前的大陆上由大大小小的国家遍布,而现在除却某些小公国之外,基本上都被各种领地占据了。”
  微草就是几大领地之一。
  王杰希抬手去擦方士谦额角的汗,他原本的意思是让方士谦休息一段时间再去和叶修他们讨论一下关于嘉世城外的声音的事情,但是没想过方士谦这么快就要招供,一回来就把他抵在墙上亲了一阵,压根儿不给被亲得一片迷茫的王杰...

【粮食向】够了你不要再说了

*点香阁中心粮食向
*感觉我们服在姜二妞的许愿纸下跟一排“呵,男人”的队形的小哥哥小姐姐们都好可爱233
*好奇头牌发觉花魁♀竟然是花魁♂后的反应
*每晚点香阁的留宿内容都好好玩儿啊XD
*美人哥哥仿佛无师自通了怎么把他的知己们宠成一群智障的倒霉玩意儿

  “总有一天。”
  怜花站在蔡师兄的房间外心平气和地微笑着冲我们竖起了中指。
  在这个江湖——尤其是在这个点香阁生存这么久,我自然知道他这句话完整的意思,自动补全下来就是——总有一天,我要干死你们两个晚上疯狂作妖的家伙。
  “哎呀,怜花公子今天晚上怎么那么大的火气。”只在晚上出现于玲珑坊阁楼之上坐观全局的花魁姐姐捏着扇柄一路袅袅婷婷地走过来,...

【伽小】错乱温柔

*好像很久没写正经玩意儿了
*忙到飞起仿佛找回了继续干伽小的动力
*原本世界的“伽罗”“小心”区分平行时空的“kalo”“careful”

  小心是在一片废墟里把kalo挖出来的。
  这个孩子在敌人把武器对准这片土地的时候就藏进了保护罩里,小心也只是挖开了塌碎的水泥钢筋,他就打开门从里面爬了出来,不知道保护罩里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即使小心没有认真看的意思,kalo也颇为警惕地关上了罩门。
  其实小心不太确定这究竟是不是kalo——身上破破烂烂的小孩儿睁着一双冰蓝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神色冷淡得让他怀疑他找到的是另一个蓝色眼睛的自己。
  他不太适应这样的伽罗,在他固定的印象里,自己的搭档是...

1 2 3 4 ————
©安茶笺♡ | Powered by LOFTER